提示:当前为默认节点,你可以在后台修改为你想要的站点!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机甲定制大师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日月行

    薛依秋离去,准备她的成人礼。

    赵潜则继续闭关,埋头研究,专注于中微子通讯。

    在他看来,这项技术看似寻常,实则用处广泛,甚至可能引发机甲一道的颠覆性变革,等同于机甲上的“工业革命”。

    譬如说,——远程驾驶!

    至于薛依秋的试炼,赵潜则信心十足。

    那“天帝之歌赋”,他已亲眼目睹,其由一系列精妙技击组成,可谓是登峰造极,神工天巧!甚至,“战神图录”所推演的技击,或许其更为工整强大,却缺少了几分“灵性”,也少了几分行云流水。

    这也引起赵潜的反思。

    “我是不是过于依赖战神图录,以至于产生了惰性?”他自言自语,“长久以往,脑袋怕是要生锈了……”

    ……

    三天后。

    电话响起,打电话的是薛雅韶。

    “赵潜,你在家吗?”电话中,她语速很快,透着几分焦虑。

    “当然在!”赵潜点点头,疑惑道,“你找我么?”

    “有件事要你帮忙,很大的事!”薛雅韶语气焦急,言简意赅道,“依秋失踪了,就在成人礼里!”

    “失踪?什么意思?”赵潜闻言一惊,赶忙道,“给我具体说说,尤其是失踪的细节。”

    “没有细节!”薛雅韶摇摇头,又解释道,“进入天山不到一刻钟,太白的信号就消失了,失去了一切联系。我们派了几批人去寻找,但别说太白了,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就像是人间蒸发!”

    “人间蒸发?”赵潜眉头微蹙,“那可是一架机甲,怎么会凭空消失?”

    这一切过于匪夷所思,令他心绪繁芜,没有头绪。

    “你们在哪?我马上过去!”赵潜挥了挥手,好似将心头杂念斩断,当机立断道。

    “不用!”薛雅韶沉声道,“我就在接你的路上,已经快到了!”

    她话音未落,手工坊外,有引擎轰鸣声响起。

    ……

    天山外。

    薛家,三箭山庄。

    喀!喀!喀!

    升降台徐徐落下,戢鳞沉落地底。

    机甲的脚畔,两人已等待多时,随着舱门开启,疾步迎了上来。

    一人是薛珣,另一人则是薛三。

    “怎么才这几个人?”赵潜满脸狐疑,皱眉问道,“薛家主,这人也太少了吧!”

    薛依秋失踪,这可绝非小事,理应动用薛家全部力量搜寻,而这里的人却太少了。

    “没法子,”薛珣苦笑,一脸无奈道,“我没有可以信任的人……”

    薛三也站出来,出言解释:“小姐失踪这件事,实在是太过于蹊跷了!以太白的战力,绝不可能被无声无息地掳走!还有,小姐的成人礼这件事,只有家中几位长老才知晓。”

    “薛家主,你怀疑是薛家内部的人干的?”赵潜眼神凝重,“长老会?”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薛珣语气萧索。

    赵潜面露恍然,又神情难看。

    若薛珣的猜测属实,这就意味着薛家和姜家一样,怕是要陷入内乱了。

    “赵潜,你有办法搜寻太白么?”薛珣问道。

    “我可以试试。”赵潜点点头。

    “嗯?”薛珣闻言一怔。

    太白突然失踪,一切信号都消失无踪,他只是抱着侥幸心理随口一问,却没料到,赵潜竟做出了肯定回答。

    “你真有办法?”薛珣语气颤抖,难耐激动心情。

    “没有十足把握,但五六成还是有的。”赵潜再次点头。

    “那还等什么?”薛雅韶喜上眉梢,催促道,“快点快点,你每慢一分,依秋就多一分危险。”

    “我觉得,她不会有危险。”赵潜意味深长地答道,心中则暗忖,“幸好,为以防万一,在太白上留了个‘后门’。”

    当下,他取出立方体,拨弄一番后,按下一个按钮。

    ……

    在某一处地方,太白的后背之上,一颗并不起眼的金属圆球向上升起,有竖状光幕旋转,掠过四周,继而向远处传出信号。

    ……

    嗡!

    立方体的上空,一道投影幽幽凝形。

    投影之中,太白疾驰奔走,四周无数斑驳光影掠过,如同变幻的走马灯,向后急速涌去。

    赵潜眉头微挑,面露满意。

    “毕竟是中微子通讯,传输距离远,穿透性强。”他暗暗道,“就是在天涯海角,信号也能及时传达。”

    “有了有了,”薛雅韶神情惊喜,很快柳眉微蹙,“她,她是在哪?四周都是什么?”

    赵潜耸耸肩,示意自己也不清楚。

    太白的所处之地,实在古怪且诡异,无山无水无树无草,仅有大片大片的鲜艳色块,像是信笔涂鸦的抽象画,又像是某种古怪的梦境。

    “依秋,你在哪里?”透过立方体,赵潜询问道。

    这个“后门”,赵潜取名为“摇篮”,除了能捕捉图像信号,还有远程通信的能力。

    “是老师?”太白中,薛依秋精神一振,随即苦着脸道,“我也不知道现在在哪,完全看不出端倪。”

    “你是怎么进去的?”赵潜又问。

    “也不清楚。”薛依秋连连摇头,拨浪鼓一般,“我本来在上山路上,忽然视线模糊了一下,然后就在这了。”

    薛珣、薛雅韶对望一眼,脸上都写满狐疑。

    “秘境么?”赵潜则似有所思,喃喃道。

    他亲眼见过风息秘境,念头一闪,就即刻反应过来。

    “秘境?”身为薛家家主,薛珣对此也有所耳闻,表情稍松。

    若薛依秋只是不慎落入秘境,薛家内乱也就不存在了。

    但这轻松仅维持了一刹。

    薛珣面露紧张,又问道:“依秋,找到出口了么?”

    “没有。”薛依秋表情难看,“这里没有路,也没有参照物,指南针也失效,我连方向都分不清,甚至无法确认,这里我刚才走过没有。”

    听得出,她很头痛,也有些紧张。

    “这里有没有危险?”薛珣又问,“譬如陷阱一类?”

    “刚才碰上了一头怪物,被我干掉了。”薛依秋淡然道。

    “什么怪物?有什么特征?”赵潜立刻询问。

    “说不出来……”薛依秋揉了揉前额,“有几分像械族,但和械族差异很大,无法用言语描述。哦,对了,它一直发出呓语般的古怪声音。”

    “呓语?”赵潜听得一头雾水,也是思绪凌乱,一团乱麻。

    “既然有危险,那就慢点走!”薛珣关心则乱,叮嘱道,“注意眼观六路,宁慢几分,也要谨慎稳当。”

    “没事!”薛依秋摇摇头,胸有成竹道,“我还有两双‘眼睛’做岗哨,没有什么能偷袭到我的……”

    “两双眼睛?”薛珣愣了愣,视线落在投影上,忽地一惊。

    他这才注意到,太白的身外,有两道苍白光球轮转起伏,遵循着星轨般的飘忽轨迹,既有金城汤池的防御气象,又似蛰伏待发的凶兽,随时都可能发动猛烈攻击。

    这两颗光球,进可攻退可守,且其能量暴虐,气若云垂海立!

    薛珣满腹疑窦,定睛凝望一阵,又有更多惊讶情绪如喷泉般自心底浮起。

    “这是啥?”他失声道。

    薛珣已看出,在那两颗光球中,赫然是两头金色巨鸟,如同上古神话中的三足乌,凌空游荡,升落有序。

    “——鹓雏。”赵潜随口解释,神情泰然,“眼下的太白,已拥有操御巨兽的特殊能力。不过,这不是驯兽,而是扯线木偶般的直接操控。”

    “鹓雏?两头兽王?”薛珣面有震撼,又疑惑道,“等等,鹓雏身外的白光又是……”

    “灵能。”赵潜淡然道。

    “灵能?械族的灵能?”薛珣神情僵硬,连连问道,“那不是械族的独有能力么?鹓雏也能拥有?”

    “就我的实验结果而言,兽帅以上的械兽都拥有灵能。”赵潜随意回答,“而鹓雏属于其中佼佼者,其灵能之充盈磅礴,足以和普通械族媲美。”

    “和械族媲美?”薛珣震惊,甚至有种心惊肉跳之感。

    他还想再问,但毕竟女儿置身险境,令他压下了这股yù wàng,专心于那道神秘秘境。

    呜呜~~

    远处,忽有呜咽哭泣般的声音响起,声音凄冷刺耳,四下回荡,令人毛骨悚然。

    “又有敌人!”薛依秋眼眸微眯,一脸警惕。

    她话音未落,斑驳光影中,一头狰狞巨影蹒跚着走了出来。

    “嗯?”赵潜表情一僵,“这是什么玩意?”

    他终于明白,为何薛依秋不知该如何描述了。

    此獠依稀是人形,却和械族却截然不同,如同臃肿丑陋的巨人,凶神恶煞。它披散着金属长发,散乱毛发中两颗眼球时隐时现,眼下是直直下垂的血色纹路,好似血泪双行。

    它的浑身上下都是裂口伤痕,而十指都是镰刀般的利爪,显然,那伤口是其自己抓出,似乎是某种自残。

    “依秋,你刚才遇见的,就是这个?”赵潜问道。

    “不是!”薛依秋摇摇头,“长相完全不同。”

    “这么说来,这里还不止一种怪物?”赵潜沉着脸,陷入沉思。

    嚎~~

    两人交谈间,那头血泪巨人狂嚎着扑了上来,双爪掠过虚空,竟有无数火星升腾而起,如同炎蛇乱舞,声势磅礴。

    “找死!”薛依秋眼神一凛,冷哼道,“——日月行。”

    唳~~

    两头巨鸟飞掠而出,轨迹隐秘玄妙,身外白芒大炽,形如日月行空,气吞虹蜺!

    这一式“日月行”,正是“天帝之歌赋”的技击之一!。m.8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