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当前为默认节点,你可以在后台修改为你想要的站点!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碎星物语 >

第八章 他知道

    “哈哈哈哈~~~~”封闭的世界内,秋艳红见温去病一枪失手之后再无动作,而司徒诲人离成功证道万古越来越近,忍不住狂笑起来。

    ……姓温的不知道在搞什么东西,但是肯定腾不出手来了!

    ……既然如此,这次一定要让你们知道厉害!

    放下心来,不再担心会被突然出现的万古制裁,秋艳红卯足全力,追杀重伤的李昀峰。

    星流横过,犹如一道银河,将无尽风火尽数压下,月痕满空,仿佛无形囚笼,不住缩小,逼迫李昀峰的走位,依靠咒武刑克,将修为高于自己的对手打得节节败退,秋艳红忍不住放声嘲讽。

    “……先前姓温的替你躺枪入阵,你白赚了便宜,这一次你身陷绝境,不怕你再飞上天去!”

    “大言不惭!你就这点本事吗!我原本以为,剑阁怨妇已经是天下最讨人厌的东西,没想到你不愧是剑阁叛徒,居然还能更惹人嫌……告诉你,只是嘴皮子厉害没用啊!”

    明明被逼至下风,愈发狼狈,李昀峰面上却不见丝毫慌乱,一边催动苍穹宝印,强化阵法,以无尽风火消磨邪氛,试图替司徒小书抵抗魔意;一边不住挪移自身,躲开苍穹绝式,争取游斗空间。

    “哼!不知道谁才是只有嘴皮子。”秋艳红闻言大怒,面上七邪覆灿发虹光,魔意深深,将部分至高魔气加持己身,宁愿先放缓对仁道之主的魔染,也要先解决眼前这个可恶至极的背叛者!

    司徒诲人气势跌落,魔佛法相也愈发飘渺,原本牢不可破的四剑封印,同样受到影响,庆云水濂更加稀薄,然而,身后的时光长河却依旧流转,溯流之上的元神尚有一搏之力。

    眼见胜负即将底定,武苍霓断然不能让司徒诲人冲破阻碍,尽得全功,逆转战局,当下再催盘古真诀,混沌真气充盈体内,法相和肉身融为一体,形体不变,气势却仿佛只手撑天地的巨人,一斧劈去。

    一斧出,乾坤两分,天地之间,一切皆不能挡,眼看就要破去摇摇欲坠的四剑封印,将司徒诲人劈成粉碎,却骤然慢了下来。

    “你!”

    武苍霓怒极瞠目,看见天菩萨拚命挣脱引力束缚,阻挡在前,也不知运了什么燃烧生命的催迫秘术,周身千万绸带,亮起火焰一样的璀璨明光,耀眼夺目,力量陡然增幅上去,以阴阳之道重演混沌,化做一道坚壁,阻挡在前。

    混沌之中,无前无后,无上无下,连过去未来都不在,引力也凝固下来,武苍霓终究不是真正的盘古巨灵,亦不曾领悟时间法门,这一斧劈入混沌,如同陷入无尽泥沼,整个人的动作都迟缓下来。

    拚命拦住武苍霓的天菩萨,也已经到了极限。强演浑沌原初,这远非是她能执掌的力量,若非得到四剑加持,早已爆成一团血雾,此刻勉强维持,也支撑不了太久,眼角、嘴边全在溢血,堂堂大能,透支得狰狞可怖,只能期望身后的儿子尽快功成。

    然而,司徒诲人的情况,却极为不妙。

    在渡劫之时,法身受创,法相崩毁,连带无数时光烙印崩毁,虽然当机立断,元神连忙要从过去重返当前,一口气点开剩下的烙印,却渐渐迷乱昏沉,点开的烙印纷纷化作心魔,要拉扯本体一起堕落,从此沉沦,归于黑暗混沌意志的一部分。

    “你好狠啊!我都答应你,从此安心做司徒家的好媳妇,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我?”一身红衣,艳丽夺人的妻子,凄惨地看向丈夫,浑身魔意环绕,面目扭曲,怨恨满腔。

    “与妖魔为伍,背离侠道,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盲目的父亲看着儿子,明明瞎了的眼睛,却直接喷出火来,满脸悔恨和自责,厉声斥责,“我怎么早没看出来,亲手了解你这个魔崽子!”

    一身白衣,圣洁怜悯,宛如菩萨降世,普渡众生的母亲,爱怜地看着孩儿,点头道:“永远记得,你是有其他选择的!”

    “有意思,我看好你哦!”魔主看着自己,露出玩味的表情,点头称赞。

    “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女儿肢体不全,身形飘渺,明明已经死了,却化作厉鬼,想来跟父亲讨个公道。

    一幕幕似真似假的画面,在脑中此起彼伏,千般滋味,万种情感,一同涌来,无穷魔意,生生不息,饶是司徒诲人离万古不过半步,也意乱神迷,元神只余一丝本能,继续向前,肉身则被魔意侵染,时哭时笑,悲喜绝人寰,状若疯癫。

    这样状况,僵持中的武苍霓、天菩萨皆有所感,却都无力干预,而更远处的温去病,若有所思,在雷达下露出一丝冷笑,正准备转过目标,先解决肆虐中的秋艳红,抢救下司徒小书,却陡然惊觉不对。

    ……司徒诲人的气息,变了!

    已再无思考,司徒诲人的元神,顺着诸般魔念,正自快速散离,意识中此来彼去的诸般记忆,在殒灭前疯狂跳闪,其中一处节点掠过,烙印竟莫名点开……

    封刀盟的临时驻地,又是一片哀乐。

    驱逐妖魔这条路,难免牺牲,不知道多少好儿郎葬身其中,众人也都见惯了死伤,但少盟主一家的遭遇,还是实在让人落泪。灵堂之中,司徒诲人满脸哀戚,虽然没有泪水,却透出浓浓的悲伤,让每一个来祭拜的人,都感同身受,叹息不已,无人知晓其心中的舒畅。

    ……终于……解脱了!

    ……父亲已经过时了,除了忍,什么都不会,活该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从此往后,我自由了!再也没有人可以左右我的人生,失去的一切,我都要拿回来!

    满心的快意,极致的志得意满,无人能诉说,实在是让自己憋屈,轻松快意之下,难免生出“要是有人能够看破我的计谋就好了”的想法,却怎么都想不到,这样的得意,很快便被人当头浇下一盆冰水,熄灭满腔邪火。

    “……其实以她的德性,这件事情真的不怪你,我也早看她不顺眼了!换了是我,一早就杀了她,你也算得上够能忍的了。收拾收拾心情,准备打妖魔去吧。”

    缓步过来的蓝衫男子,代表碎星团来吊唁,却一开始就说出这种话来,引起轩然大波,旁人都不能理解,甚至觉得这是故意挑事,灵堂上的气氛一下紧绷。

    不知情的人,都只道碎星团的那位,又出口无状,随便得罪人了,这种事情过去也不只一次两次,却唯有自己知晓,实情不是那样。

    在那个人开口说话的时候,他眼中揶揄的冷笑、仿佛洞悉一切的神情,让自己清楚明白:他晓得被祭奠的那名死者,真正死因是什么!

    无论什么奸巧诡计,无论什么伪装布局,瞒得过天下人,却休想瞒过他的双眼,虽然他不说,却已经把一切觑透,只看甚么时候挑明说破而已。

    ……他知道!

    ……他怎么会知道的?

    ……但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

    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

    心中的隐秘,就这样被人揭破,自己如坠冰窖,冷汗涔涔,无可掩饰,只能面上佯作疯癫发怒,内心之中却满是惊骇和畏惧。

    极致的惊恐,从被点开的烙印中涌出,沿着时间长河,将其余心魔全数压过,更让原本迷乱的元神瞬间清醒过来!

    “哈哈哈哈~~~~”心魔散去,司徒诲人的元神,将点开的时空烙印重新一统,借助成形的烙印,将自己托升起来,向着莫名高处而去,就要完成最后的转化。

    过往的无数自己一起抬头看天,目送本我,更传来力量,倚靠时光长河,汇合成一股浩瀚之力,要助本我一臂!

    司徒诲人摆脱心魔,踏出最后一步,温去病未有动作,武苍霓尚且陷入混沌,脱身不能,一道高渺不可攀的气息,却在此时自九华山道宫而出,降于始界。

    玉虚真宗的大殿之前,一名三重天阶,却气息玄妙,远超同侪的仙尊,伏跪在地,陡然抬起头来,迎接天尊法旨。

    高渺气息化作一串先天符文,印入脑中,仙尊朝着道宫方向略一行礼,飞身而起,取出一柄小巧飞剑,置于身前,也不发力,而是低头祭拜。

    仙尊连拜三下,原本如同小儿玩具一般,朴素无奇的飞剑陡然灿发光芒,化作一道七色虹彩,跨空而走,一瞬千万里,朝着司徒诲人斩去。

    虹光贯空,魔主还未有反应,大会堂中的霸皇却爆出粗口,跟着右手虚握,霸刀在手,跨界斩出。

    “去你妈的!”

    朗朗晴空,陡然裂开,这一刀自鬼界而起,跨越万界,将化作虹光的飞剑斩掉,更在始界的天空上,留下一道万里刀痕,漆黑的裂痕,仿佛末日的征兆,却很快消弭无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