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当前为默认节点,你可以在后台修改为你想要的站点!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玄幻小说 > 碎星物语 >

第五章 固若金汤的关系

    自己已久久未曾想起家人亲友之事,这一点,着实让司马冰心诧异,有些不了解自己是怎么了,但妖皇提出来的条件,却让她顾不上思考那些,直接精神一振。

    这个条件,分量委实不小,更别说是出自永恒者之口,等同是妖皇亲口许诺,要保司马家千年繁荣,以永恒者的盖世神能,可以说再没有什么礼物,比得上这一份了。

    有了妖皇的庇护,别说什么边境的兽族来犯了,就是妖族万古都不是事,后头什么也不用怕,天灾、地劫、人祸,这些在永恒者眼中哪算是问题?挥挥手就把事情解决了,司马家的荣景就在眼前。

    虽然……千年荣景,乍听起来好像有点短,别说以永恒者的标准,哪怕是万古存在,千年也不过眨眼一瞬,司马冰心觉得这开价有些小气。

    可转念一想,许许多多的王朝,也不过几百年就灭了,千年对普通人已是不短的数字,而且物竞天择,强大终须得靠自身,如果妖皇庇护千年,司马家还无法靠自身力量站起,出几名大能,甚至万古,那……更长久的扶植也是无用,徒然养出一堆废物,为祸地方而已。

    司马冰心对自己的家族,有很深的情感,甚至愿意奉献掉自己的一切,但这么高的觉悟精神,不代表就没有任何要求,这个值得自己牺牲的司马家,必须是个认真积极、所有人齐心拚生存的家族才行,如果只是一群坐享富贵、贪逸恶劳的猪,心安理得榨取、享受他人的奉献……这种腐败世家,别说灭了好,自己好不好会气起来,亲手把这个家灭了!

    这样一想,司马冰心就淡然了,觉得妖皇提的这个恩赏,不但很好,而且还恰到好处,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谢母皇,但……母皇要我做的是……”

    “与霸皇的和亲,是当前极为重要的一环,不光是与鬼族的联合,霸皇本身的力量,也殊为重要,他是当今万古第一,更是万古之内,最能抗衡永恒者的一个。”

    妖皇道:“朕需要妳去拢络他,此事对妳不太公平,事先也没有问过妳的意见,着实委屈了妳,但朕承诺,只要妳配合和亲,下嫁霸皇,妳的亲族会得到最好照顾,繁盛千年。”

    司马冰心笑了笑,“母皇也太生份了,不过是政治婚姻,又不是什么大事,打从我懂事那天起,就有这种心理准备了。”

    满脸微笑,此刻的司马冰心,全然甩开了那些侵占意识的记忆,是以百分百的自我在回答。

    ……政治婚姻,本就是自己这样的世家子女,必然遭遇的命运,自己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和以前所设想过的联姻相比,这个对象简直优秀得过头了。

    ……所谓的政治联姻,实际就是卖身,横竖都是卖,只要价钱好,卖谁还不都是一样?霸皇的强大,连自己都如雷贯耳,比之什么始界的天阶者,犹如太阳比星辰,自己能找着这样的买家,简直赚大发了,更别说还有妖皇承诺作保。

    虽然……嫁给一个脑子有点问题的家暴犯,确实令己惴惴不安,不过横竖是买卖,只要价钱好,就算新婚之夜给对方一刀砍死,自己都会喊一声值,更何况……不是还不见得会死吗?

    心念一定,司马冰心抬起头,目光炯炯,“母皇,妳可有信?”

    妖皇微微一笑,“君,无信不立,孩子妳也把朕瞧得太小了。”

    “好!”司马冰心举起手,竖起尾指,“我与母皇一言为定。”

    “唔,一言为定。”

    宝座上的皇者,微微颔首,为这桩交易落槌定音,眼中却悄然流露一丝悲悯、一丝伤感。

    在司马冰心所看不见的时光视野内,双方一言为定的瞬间,她身上的一道道因果线,扭曲变化,隐约凝结成契。

    因果已定!

    与永恒者的约定,从来就不是空口白话,可以随便反悔的……相对来说,作出承诺的永恒者,上应天道,可以钻文字空子,但如若反悔想毁诺,要付出的成本之高,也绝不是开玩笑的。

    妖皇完成约定,正要重开金口,司马冰心却像想起了什么,娇躯一震,举手道:“母皇,且慢,我还有个条件!”

    听到这一句,妖皇秀眉微蹙,声音中带着一丝严峻,“孩子,贪得无厌,可不是妖族的荣誉与美德。”

    “不……不是啦……”

    司马冰心慌张道:“我不是想要另外要东西,呃,不,其实我是想要东西,但这东西并不过份,母皇妳神通广大,这要求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听女儿言词闪烁,态度古怪,妖皇的怒意暂息,沉吟道:“如此,妳说说自己要求什么,妳是朕的爱女,只要不过份,凡妳所求,朕都应允。”——

    洪荒古殿的花园里,凉亭之中,霸皇与司马冰心面对面坐着,一对名义上的未婚夫妻,作着生疏的相处。

    “你……你就是霸皇吗?听说你很威风,一刀砍爆仙界的天尊,像是玩一样,果然高大威猛,一表人才,霸气侧漏,万兽之王,嘎哈哈哈……”

    司马冰心干笑着,与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汉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基本都是自说自话,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虽然认同了卖身的交易,但心中的紧张、恐惧依旧,整个被这汉子身上的无双霸气压制住,司马冰心的脑里一片空白,言谈也大失水准,平日所受的良好教养、对应进退,全然抛诸九霄云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霸皇斜瞥小丫头两眼,淡淡道:“本来怕说吓到妳,特别换了这身装束,看来是白费功夫了,早知如此,我也不穿这身鬼东西,直接上门还省事点。”

    “吓到我?哈哈哈,你弄错啦。”司马冰心慌张道:“我乃妖皇之女,堂堂的青女公主,永恒者我都见得多了,可……可别以为你名声响了点,拿的刀大只了点,就可以吓到本公主了!”

    “哦?听来挺有胆识。”霸皇点头道:“妳是说认真的吗?”

    “当、当然……”司马冰心牙齿打颤,为了掩饰,索性一掌拍在桌上,喝道:“霸皇,别以为你的刀大只,人也大个,本公主就会怕了,我告诉你,别人怕你霸皇,本公主……不、不怕!”

    霸皇冷笑道:“既然不怕,那妳穿这一身……难道是今年妖界最流行的时装?”

    石材的亭子里,男女对坐,霸皇是一身衬衫与长裤,风度翩翩,但在对面的美人……是什么妆容、什么打扮,全然不得而知,因为她一身金属重甲,一点肌肤都没有露在外面,连头脸都戴了厚重头盔,眼睛部分镶了护目芯片,真个是防得固若金汤,什么空隙都没有。

    “你……你懂什么?本公主身上这套,是我族鼎鼎大名的锁天宝甲,款式新颖,抗击力一流,经过我母皇的加持,连万古也别想轻易破开。”

    司马冰心高抬下巴,“母皇担心我的安全,特别赐予我这套宝甲,这代表妖族无上荣光,你连这也认不出,就证明你是乡巴佬、土到掉渣……堂堂霸皇,居然不懂时尚,也没有审美眼光,哈哈哈……”

    笑的声音,干硬之至,司马冰心所承受的压力,外人完全没有办法想像。

    和霸皇近距离相处,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光是他身上不住散发出的无双霸气,傲天霸地,只要在他身旁,就不住承受着威压,就算是万古存在,在这股威压下都会显得局促,更别说是自己……

    而且,与他面对面,属于过去的那些回忆,就会不断涌现,满脑子都是他挥刀斩来的记忆,好像随时他都会一言不合,对着自己出刀,就算外头有这一身锁天宝甲保护,司马冰心仍是半点安全感都没有。

    “……妖界的品味,看来比万古之前更糟糕了。”

    霸皇浓眉一皱,伸手扯开自己红色的领带,有些不耐烦地道:“锁天宝甲是吗?防御力倒是有一些的,穿戴起来,永恒者加持,比石矶那什么玩艺儿……哦,无上磐石身啥的,确实要更厉害一层……”

    听到防御力被肯定,司马冰心连忙用力点头,“是啊,你知道就好,姑娘我这身是很厉害的!”

    “那么,妳又知不知道呢?”霸皇语转森寒,“石矶连我一刀都撑不下,就被斩得法身破灭,换了稍胜她一筹的妳,又能撑到第几刀?”

    “……我……我……”

    司马冰心支支吾吾,本想说自己怎么也能撑到两刀,又意识到这样的回嘴毫无意义,可能还会激怒对方,连忙道:“母皇把我许配给你了,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你……你不能拿我练刀!”

    “哦?我不能吗?我倒想知道,如果我能,而且就在这里干了,有谁能阻我?”

    霸皇冷笑出声,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回应,司马冰心暗叫不妙,霸皇又很不满似的转过头来,“妳嫁予本霸皇,是妖皇的意思?那妳自己的意思呢?妳赞成还是反对?没有一点自己的主见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