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当前为默认节点,你可以在后台修改为你想要的站点!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扔书网!
当前位置:扔书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贵子 >

第十章 风清舟在鉴

    袁阶回来之后,闻知事情经过,顿时痛心疾首,对徐佑深感抱歉。曾经何等老奸巨猾的晋陵太守,如今却为了儿女的事心力交瘁。徐佑没有多说什么,清官难断家务事,管的多了,徒惹人厌。

    两人再登戏海亭,望着由徐佑亲书的牌匾,袁阶叹道:“当初为了帮七郎扬名,我故弄玄虚,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详情,不少人先后来问,更不少人前来临摹拓印,赞赏、崇慕、惊叹,无不认为开一代书体的先河,足称大家。可随之白贼叛乱,晋陵和钱塘断了音讯,我怕名声太盛,传扬开来,会让白贼对七郎不利,所以封了此亭,谢绝任何人入内,连刻在兰江石上的《戏海亭记》的碑文也藏入内库。好不容易等白贼平定,我又为阿元的事伤神焦虑,逐渐忘了此事……再后来湘东王不知从何处听闻,竟亲临晋陵,将那碑文借了去。他最爱书法,被七郎的妙笔惊为天人,屡次询问谁人所书,我都避而不谈,让他引为憾事。七郎此去金陵,如果遇到不可解的难关,可找湘东王求救。他立身甚正,从不参与太子和诸殿下间的纷争,交游名士,悠哉青楼,又颇得主上的赏识,紧要关头,或许可解七郎燃眉之急!”

    袁阶推心置腹,为徐佑此去金陵进行谋划,人与人的际遇就是如此奇妙,当年针锋相对的两人,谁能想到五年后重逢,彼此间毫无芥蒂,反而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情?

    拿了袁蔚的荐书,袁阶一直送到了晋陵水门,这才依依不舍的辞别。冬至听清明说起在袁府的冲突,笑道:“袁峥和小郎大打出手,可不仅仅是因为履霜,听闻这位给事中疯狂迷恋丹阳公主安玉秀,多次在众人面前以情诗相赠,还每日都往公主府邸里送那些从宁越等地运来的各种稀奇玩意,花出的钱几乎要填平秦淮河的水了。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安玉秀对他不假辞色,甚至还公开疾言斥责过,丝毫不留颜面,那袁峥却风雨无阻,痴心不改,金陵城里传为笑谈,都道袁二痴、庾五癫、沈九狂,此三人目前风头最盛。”

    方斯年奇道:“袁二是袁峥,庾五是谁呢?”

    冬至道:“庾五是空谷白驹庾法护的同胞弟弟,两人生的几乎一模一样,可庾法护善谑,有他的地方总是笑声不断。庾五呢,哦,他的名字叫庾缜,却只好谈玄,嗜酒佯狂,任性放浪,人称之为癫。”

    “那,沈九又是何人?”

    不等冬至回答,徐佑似乎被触动了深埋于心底的某种记忆,眼眸里浮过淡淡的哀伤,道:“沈越,字行道,在沈氏行九,故人称沈九郎。”

    冬至诧然道:“正是此人!小郎认得吗?啊,是了,他是吴兴沈氏的子弟……”

    少年纵马肆意的时光早随着刀光剑影远远的消逝,那些记忆里的欢畅笑声不知何时已经沾染了挥之不去的血腥味,记得当初徐佑曾告诉何濡:不出十年,沈越必定名满天下。这才过去五年,他就在金陵城里闯出了名气。

    才华如锋芒,时机到时,自会脱颖而出。沈越不是嫡出,不会武功,在武力强宗的沈氏并不显山露水,也没有受到任何重视,可就是这个人,胸有韬略,实有过人之能,绝不能小觑。

    “何止认得?我在义兴时,大多数时光,都是和他一起度过的……”

    “那便是了!”冬至瞧徐佑心情不佳,有意活跃气氛,笑道:“袁二痴心归痴心,却也不是傻子,每逢小郎有新的诗作或者文章问世,丹阳公主必定早早买入府中,赞誉不绝于口,久而久之,有传言说丹阳公主对小郎似有情愫,所以这次在袁府发生争执,也不算无妄之灾。”

    徐佑无奈道:“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我上哪说理去?”

    逆流而上,沿途所见的贡使商旅,舟以万计,大鳊小艒,装载着钱米布绢,无船不满。徐佑正感叹商业繁茂之时,冬至站在身后介绍道:“大楚江道万里,通涉五州,自扬至益,东西之间陆路断绝,全仰仗这条长江水,所以《三洲歌》里唱道‘送环板桥湾,相待三山头,遥见千幅帆,知是逐风流'……”

    “三洲歌?”

    “三洲歌是金陵往来的商贾们在码头离别时对答酬唱的歌谣集。”

    徐佑笑道:“谁想吴歌西曲之外,还有三洲歌?可知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风平浪静,波澜不惊,这些年挂着徐字的货船往来各州,遇到的截杀和冲突不在少数,幸好这些年左彣悉心训练的部曲愈发精锐,那些时不时会在长江上出没的抄贼也知道欺软怕硬,知道徐氏的船不好惹,很少冒出来自找不痛快。

    七月十一日午后,抵达金陵城外,屹立百年的巍峨帝都,破开初晓的雾气,在金光灿烂之中,缓缓呈现在徐佑的眼前。

    澄江似练,翠峰如簇,

    不过,徐佑的视线,最先投向的,是位于金陵西南的那座石头城!

    孙权以“钟山龙蟠,石头虎踞,有帝王之气”而在此间建都,后又在清凉山西麓筑石头城,周长约七里又百步,北缘大江,南抵秦淮河口,依山傍水,夹淮带江,险固而有威势,从孙吴开始,就是南朝最主要的水军基地,欲夺金陵,先取石头,为兵家必争之地。

    石头城南边开二门,东边开一门,西侧也有一门,总共四道城门,易守难攻。但可笑的是,每当决定王朝命运来临的关键时刻,被寄予厚望的石头城从来没有发挥应该发挥的作用。还是那句话,山河之固,在德不在险,当民心尽失的时候,区区一座石头城,又怎么能逆天改命,扭转乾坤呢?

    经过石头城,就进入长江和秦淮河的交界处,徐佑让冬至几人随船从水门沿秦淮河前往长干里,他带着清明在后渚码头下船,入篱门时查验过所,守门的部曲打量徐佑半天,放了他们入城。

    金陵虽为帝都,却并没有外郭和城墙,只是沿着东南西北四十里的区域设了五十六座篱门,这些篱门毫无防御能力,查验进出百姓的过所而已。

    长江天险,就是这么自信!

    篱门之后,沿着秦淮河岸缓缓而行。七月,草长莺飞,正是最美的季节,金陵城如同笼着轻纱的仙子凌波起舞,无一处不窈窕,无一处不袅娜。轻舟荡漾着绿水,穿行不息的秀丽男女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连挽着裤管的船夫吆喝着的歌谣也柔软的仿佛江南的柳。

    生机勃勃,所入眼处,全都写着繁华二字!

    “金陵现在多少户?”

    “二十八万户!”

    徐佑轻笑道:“哦,你怎么知道的?”

    清明冷着脸,道:“我看过冬至送过来的简报!”

    简报是徐佑针对冬至设立的制度,每天那些繁琐之极的情报细节不必一一汇报,只需要从里面摘抄出最主要或者说最简单的讯息进行归拢汇总后呈报给他即可。

    也就是所谓的简报!

    清明不能不对金陵的简报多加关注,自徐佑突然决定跳入金陵这个大火坑,冬至的情报机构就不分昼夜的运作起来。这些年明里暗里安插的眼线几乎尽数唤醒,所有的任务,都围绕着保障徐佑的绝对安全来开展,从宫廷到坊里,每年数百万乃至上千万的钱财铺就的关系网络,让冬至的触角可以轻易触碰到这座城市的大多数角落。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徐佑这样重视情报,也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以一人之力砸了很多世家大族都不可能投入的金钱和精力。

    没办法,身为穿越者,最迷信的不是科学,而是大数据!足够的、海量的、详尽的数据会在脑海里构建出清晰无比的0和1的沙中世界,那里每个人、每件事包括彼此间的联系都会具象化,直白且可靠,可以提供决断,可以规避风险,可以出奇制胜,可以洞彻万里。

    “二十八万户……一百多万的人口,可敬,也可惜!”

    作为历史上第一个达到百万人口的大都市,楚国的金陵如同南朝梁的建康,经济发达,人文兴盛,商业繁茂,物产丰盈,如果评选当代最宜居的城市,金陵毫无悬念的位列第一。

    可敬,敬在生产力如此低下的时代开创这样伟大的城市;可惜,惜在动荡不安的局势终究毁灭了所有的努力。

    从秦淮河转向北,沿运渎河岸行四五里,楚国的都城赫然在望。都城大约二十一里十九步,包括宫城和百官府舍。宫城也称为台城,历代大肆扩建,现在已经极具规模,里外共三重城墙,这在宫城史上绝无仅有。墙体也抛弃了以往常用的土垒石砌,全部改用砖石,坚固无比。透过台城一角,可以看到昭明宫的小半个结构,古拙、端庄又不失流丽、遒劲。台城前是纵贯南北的两条御道,悉种垂柳和槐树,官署府寺沿御道左右分设,密密麻麻,蔚为壮观。其中东御道从宣阳门一直延伸到最南端的朱雀门,紧挨着秦淮河,将台城一分为二,布局规整,格调宏大。

    而都城之西,有西州城,为扬州迁州治到金陵后所新建;东有东府城,为宰相居所;南面丹阳郡城,是金陵所在的丹阳郡的治所;另外北面还有白下城,宣武城,鹰扬城等,皆屯有重兵,以环形拱卫都城,如铜墙铁壁。

    二人信步西东,在都城附近四处游逛,酒旗斜矗,彩舟云淡,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竟有种后世在北上广人挤人的感觉。

    “走吧,先回长干里。”

    不知觉间日已黄昏,清明租了舟,摇船的小娘不过十七八岁,头戴着天青色的巾帕,裙裾的下摆扎进腰间,整个人显得清爽利落。

    其时夕阳西下,斜照秦淮,真应了那两句诗:

    风清舟在鉴,日落水浮金。

    金陵,帝王州,

    我终于来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